For Wifi

爱羡羡。

【忘羡ABO】一见终情(七)

ABO,OOC,日常和车车!依旧流水账,划重点流水账!没看过的就别看了不好看的!
高亮•想看肉的直接拉到底即可!
Alpha汪叽X装B的Omega羡,拖了蛮久的不过这下可以迅速更完了简直幸福……前情提要:他们国庆节出去玩了,并在高铁厕所里XXOO,下一站是鬼屋……


46. 

最后一个鬼屋叫“轮回道”,过鬼门关、上黄泉路,喝了孟婆汤再过奈何桥,最后再世为人。

 鬼屋门口阴恻恻地挂着几个暗红的灯笼。两边一左一右站着青面獠牙的雕塑,蓝思追好奇地伸手去摸,“雕塑”突然动起来,朝他嘶吼,他吓得直往身边人身后躲。 魏无羡左手牵着蓝忘机的右手,和他一人一手把蓝思追挡到背后,对着他说:“你怕什么,鬼都是人扮的,待会你进去,腰挺直点,还可以去吓唬一下他们,你看刚刚那些鬼有过来挠我的吗?啊,好像有一个挠过我的腰——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不怕它,它就自然不可怕。” 

蓝思追点点头,心说我当然知道这鬼是人扮的,可突然冲出来还是好可怕。把魏无羡的衣角攥得更紧了些。 

蓝忘机捻了捻自己的左手。 

47. 

推开大门,魏无羡大跨步进去,料到门后有“鬼”,响亮地吹了个口哨,把“鬼”吓了一跳。回头对蓝思追得意地笑,正对上蓝忘机的目光,手紧了紧:“抓紧啊,待会儿被鬼使拆散了。”

里面黑黢黢的,灯光都是血锈色,堪堪能看清彼此的脸。这么个光怪陆离的境地,蓝忘机的脸倒看起来格外可靠。 

突然脚下异动,有什么东西在戳自己的脚,魏无羡回过神来迎面过来一张惨白的脸,吐着猩红的舌头,着白色冠袍,一阵疾风,蓝忘机动作很快,把魏无羡揽到怀里,硬生生把那鬼使推开了。魏无羡见蓝忘机一脸“不高兴”,拍腿大笑:“蓝忘机,你看看你正好穿个白袍子,又一张死老婆脸,比白无常还白无常。”
蓝忘机:“……”
过了鬼门关,是黄泉路。

天花板上垂下来一条条不明物体,摸上去湿湿黏黏,这里的灯光要亮一些,看清楚了是仿真的猩红的舌头,三个人继续往前走。 

前面又是一群“鬼”在游荡,隐约是座桥,桥头一座凉亭。

 魏无羡心知这里就是奈何桥了,接过孟婆手里的碗就喝下去,甜的,绿豆汤。蓝忘机一脱手,看着魏无羡喝完了汤往桥上走,孟婆在耳边催促:“不喝孟婆汤不能上桥,须渡忘川河,受苦千年,见所亲所爱之人一次次在你眼前喝孟婆汤、过奈何桥、投胎转世却口不能言。” 

孟婆是个年轻妹子,故作苍老,扮相也很简陋,台词不知哪里抄来的,听得蓝思追在边上笑,他对着魏无羡招手:“魏前辈,等等我们啊。” 

魏无羡见他们动作慢,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潇洒地被一群“游魂”拥着向前,隐没在黑暗里。

 蓝忘机接过孟婆的汤给蓝思追灌了下去,迅速地上桥抓人。 

48. 

标记过的A、O之间是有感应的。 

两只小鬼推搡着他往前走,魏无羡不害怕,却分明听到了蓝忘机在他脑海中的呼喊:“不要走!”

伴着股难言的悲伤,他几乎是立刻想回头。 

是有句不知道哪里来的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魏无羡想起了第一次在公园里看见蓝忘机时的模样,冷冷清清地回头看你一眼,陌生又熟悉。以至于傻傻指了他喊“喜欢”,有几分真几分假明辨不了,而自己是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被信息素支配的东西的。后面的发展则犹如梦中,明明还记得自己选择装Beta就是不想被信息素捆绑,也隐隐知道蓝忘机这样克己的Alpha不会与陌生人轻易发生关系,蓝忘机这个人有时候很简单,有时候又难懂。 

还瞒着他Beta身份的事情,如果主动坦白……如果鼓起勇气去明明白白地问他…… 

手腕被狠狠攥住了,昏暗里蓝忘机的眼睛很亮,他喘着气说:“不许走。” 

魏无羡问:“为什么?” 

蓝忘机用了力把他带到身边:“我没喝孟婆汤。” 

“所以?” 

“所以你陪我走独木桥。” 

蓝思追被呛了一把,还在桥头擦脸,就看到蓝忘机把魏无羡打横抱起,折返回来,蹚进了桥下的“忘川河”——当然不是真河,水是有的,很浅,只有一架弯弯曲曲的独木桥,刚刚冒出水面,没灯,水鬼”伺机而动。 

远处的微亮让水面稍稍有点波光,蓝忘机走得极慢极稳当。

 “蓝忘机?” 

“嗯。”

 “有句话想对你说很久了,第一次在公园见面就想对你说。” “说。”蓝忘机顿了顿,调整了下姿势,把他抱得更高些。

 “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魏无羡把嘴巴凑上去对着蓝忘机的耳朵。 

迎面来了一个“水鬼”,伸着手想抓魏无羡。蓝忘机下意识转身挡,“水鬼”按到了蓝忘机的头,他就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魏无羡刚刚喝过绿豆汤,嘴巴里湿湿甜甜的都是绿豆的香气。 

奇怪,明明以前喝过绿豆汤没有这么甜的。蓝忘机皱着眉头想。 

颈后的标记一跳一跳地发着烫,魏无羡抱紧了蓝忘机的脖子。

 49. 

心照不宣。

 50. 

返程已经到了假期末。 魏无羡带蓝思追疯了好几天,蓝忘机给他准备了一点给亲戚的礼物和书,送蓝思追回家。等到只两个人回到公寓里,魏无羡还怪舍不得的。 

小孩子走了,也就意味着魏无羡要从主卧搬回去。虽然魏无羡觉得主卧的床又香又软,但是蓝忘机没有提,他还是不好意思直接住下来。他拖着行李箱看向蓝忘机,企图看到一丝挽留。

蓝忘机没说话,进了次卧。 魏无羡在心里叹了口气,把自己的衣物拿出来。

 不一会儿,蓝忘机从次卧出来,清了清喉咙:“席梦思坏了,思追弄的。” 

魏无羡没明白:“什么?” 

蓝忘机替他叠衣服:“你只能和我睡了。”

51.思追日记
2016年10月6日                                          天气:多云
假期结束,还有很多作业没写完,今天又是一个不眠夜。 好开心。 鬼知道为什么客房里床底下有婶婶的袜子,还是一只。
叔叔家的床质量真好,弹簧拔了好久,累。
                                                      记录人:聪明的思追

52.
又恢复了上班的日常。
办公室里有个Omega妹子叫绵绵,第一天由她带着魏无羡认识各个同事,也顺便被魏无羡“调戏”了一把,后来大家都起哄叫他魏远道。蓝忘机无意间在茶水间听到这个闲谈,“绵绵思远道”,他默念着黑了一整天的脸。 

单独的经理办公室,门关上也管不住魏无羡在外面的格子间里嘻嘻哈哈。 

午休时间魏无羡教单身三十年的同事如何搭讪。

 “你可以说,美女,我总觉得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样能行吗?感觉有点猥琐。” 

魏无羡语调轻快,蓝忘机想象得出他鲜活上挑的眉梢,“这是搭讪的时候,只要你举止有礼,坦坦荡荡,怕什么,打开了话头微信号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话是这么说,你自己还不是单身狗!” 

下面的话刻意放低了,蓝忘机竖着耳朵屏息凝神才听到几个词“我的”、“Omega”、“好看”还有“以后肯定”。

 “行了别叫我远道了,人家妹子男朋友要揍我了,不就是刚来的时候开个玩笑活跃下气氛嘛。”后面再也听不到一句,只有魏无羡和同事在窃窃地笑。

 蓝忘机思考了几秒,拨了电话。 

53. 

回家的时候,蓝忘机的行李箱放在门口。魏无羡哼歌甩钥匙甩得哗哗响,看到这仗势有些不明所以。 

蓝忘机坐在客厅,见他进门,站起来:“我要去B市出差两个月,你一个人在家小心点。” 

魏无羡点点头:“两个月这么久?今天晚上就走吗?”他脱了外套换鞋,替蓝忘机掸了掸肩膀上并不存在的灰,“我有什么可小心的,倒是你,路上注意安全。” 

国庆结束天气骤冷,魏无羡一直穿着高领线衫,房间里暖气开得足也不肯脱。蓝忘机见他脸有点红,伸手要替他理领子,被魏无羡眼疾手快地摁下:“要我送你吗?” 蓝忘机转而摸摸他的后脑勺:“不用,有司机送我。”拎起行李箱。

 看着魏无羡站在门口,蓝忘机对他颔首,走了几步又回过头。那人还是没挪动,手作话筒状:“怎么还不走,要 Goodbye kiss 吗?” 

说着蓝忘机就迅速走回来,捏着他的下巴,给了他一个带着Alpha气息的轻柔的吻。没等某人反应过来,那温润的触感消失不见。 

魏无羡摸摸自己的嘴唇,目送蓝忘机进了电梯。

在玄关的穿衣镜里照了半天,后颈齿印依旧清晰。 

不仅咬人用力,咬人的时候也用力。魏无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赧然。 

54. 

公司在年底有一场酒会,正是蓝忘机行程过半的时候。 魏无羡私下里发短信问他会不会参加,蓝忘机回了看情况。从同事那里得知分公司的事务十分繁忙,魏无羡便也不再去烦他。偶尔发给他几个笑话,蓝忘机从不回应,只是显示“已读”,魏无羡就很满足。

B市在北方,早就飘雪,蓝忘机用邮箱发来雪景,附上一板一眼的“天冷加衣”。 照片里整个城市皑皑一片,天空中还纷纷飘着雪,魏无羡仿佛都能听到簌簌落下的声音,他长在南方,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一张照片反反复复看,无意中鼠标点击放大,看到了照片右下角一行白色小字,不仔细看与背景根本分辨不出来。 

“我寄白雪三千片。” 魏无羡对着屏幕笑得眼泪都出来。

55.
“拉尼娜是赤道中东太平洋海表温度异常偏冷的现象,由于拉尼娜现象的影响,今年冬天将会是近50年来最冷寒冬……”魏无羡百无聊赖地在宴会厅划拉着新闻推送,七点半开始的年会,他简单换了件礼服,稍微打扮了下。
可算是寒冬吧,处在南方的S市也飘起了零星小雪,落地即化,天灰蒙蒙的,丝毫没有蓝忘机发过来的北国雪的蓬勃壮美。想着,蓝忘机现在在做什么,如果他提前回来,应该会提前告诉自己一声的,吧?
总经理简单说了几句话后,年会开始。年轻人聚集的公司,大家束缚少,气氛倒是很不错。魏无羡一向是喜欢热闹且鬼点子多的,酒量又大不怕输,玩得极开。
正在众人的起哄中与人敬酒,以谢“绵绵前辈”领进门之恩。有人叫了句远道,大家都笑起来,魏无羡一边喝酒,一边莫名地有些心虚。
眼神虚虚地对着远方,落在盛装繁饰的雕花大门上,那铁艺门把忽地动了一下,有人推门而入了。
那人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色大衣,带着外面缠绵的寒气,一向一丝不苟的头发被雨雪打湿,几捋落在额前,侍者接过他的外套,透过半框镜片的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逡巡在魏无羡和绵绵之间。
待他走到魏无羡的身边,魏无羡才发现他瘦了些,轮廓更加深隽,熟悉的信息素变得清冽。魏无羡刚刚灌下去一杯,喝得有点猛,所以有些晕乎乎,拿起餐桌上的酒杯就往蓝忘机手里递:“蓝经理怎么回来了,来,这家酒店的特调鸡尾酒‘The Smile of Godson’,我先敬你一杯。”
他刚进公司不知道,蓝忘机从来是滴酒不沾的,然而绵绵刚想开口阻止的时候,蓝忘机拿起那杯酒,面不改色地抿了一口。
众人的气氛才又活络起来,魏无羡劝了蓝忘机一杯酒,又看到一月不见的蓝忘机,不知道有多高兴。想问他怎么回来了,想问他工作顺不顺利,却碍于身份,只得看着蓝忘机被其他人拥走。
魏无羡心不在焉地和别人对付了几句,忽然瞥见蓝忘机揉着太阳穴坐在了会场里的沙发上,支着额头一动不动。
魏无羡悄悄摸过去:“蓝经理?”用手推推,“蓝忘机?蓝二哥哥?”蓝忘机纹丝不动,歪着头闭着眼,镜片后的睫毛很长,靠近了有淡淡的酒香,皮肤是无暇的白,嘴唇是薄薄的红。
有人喝酒狂笑,有人喝酒大叫,有人喝酒豪言壮语,蓝忘机喝酒睡觉。
魏无羡暗自欣赏,不亦乐乎。
秘书拿着蓝忘机的外套走过来,小声说:“经理好像喝醉了,我要打车送他回家。”今天本来放假的,但是领导喝醉了,只能提前上岗,正是满脸不开心。
魏无羡对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衣服给我吧,我认识经理家,正好今天喝多了,我打车和他一起走,你继续玩吧。”小姑娘和魏无羡再三确认过地址,欢天喜地地帮魏无羡把蓝忘机扶上了车。
让司机开慢点,魏无羡帮蓝忘机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划过领带,正对上一双直勾勾的眼睛。
魏无羡吓了一跳,感觉蓝忘机的眼神有点木:“蓝忘机?你什么时候醒了?”
“嗯。”和平时漠然的蓝忘机不一样,腰杆笔直坐姿乖巧,愣愣地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反应过来他是醉了,伸出一根手指问:“这是几?”
“一。”蓝忘机乖乖答道。
“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蓝忘机低头摸摸自己的口袋:“四点的飞机,惊喜。”应该是一下飞机就过来了。
魏无羡笑得腮疼,喝醉的蓝忘机太可爱了,不如乘机问几个问题。
他试探道:“绵绵如何?”蓝忘机看见他和绵绵喝酒那么不对劲,一定有问题。
蓝忘机轻轻翻了下眼球,似乎做了一个白眼:“哼。”
魏无羡窃喜,不是绵绵,那就是自己咯。他又问:“有喜欢的人吗?”
蓝忘机眨了下眼睛:“不告诉你。”
嘿,还挺有反侦察意识。
魏无羡换了个方法,手指着自己:“我怎么样?”
蓝忘机直直盯着魏无羡的手,他临走怕蓝忘机饿,装了一块蛋糕拎在手里,蓝忘机看了几秒,说:“我的,想要。”说着低头把嘴凑上去。
“诶诶诶是你的别咬。”魏无羡把蛋糕盒子解下来想继续问,前排的司机凉凉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仿佛他是个拐卖限制行为能力人的人贩子。魏无羡把蓝忘机往怀里一按:“合法的!夫夫关系!”
司机把头转回去,蓝忘机在魏无羡怀里挣扎起来,魏无羡只得把人松开。
蓝忘机在大衣口袋里摸了一阵,摸出钱包,掏出一个红色的小本本,打开递到司机座位上给大叔看:“合法的!”
魏无羡扶额,怎么会有人把结婚证随身带着的。

56.
蓝忘机这人还真是很奇怪。喝醉酒走路也是四平八稳,走得比魏无羡还要快,偏偏还拽着后者的手把他拉得气喘吁吁。
等到好一通折腾进了屋,魏无羡帮蓝忘机脱了鞋,换了鞋,直起身来忍不住揶揄他:“喝醉了真会享受,几岁了?是不是内裤也要我帮你脱啊。”
蓝忘机立马抓住魏无羡的手,搭在自己的腰带上:“要。”
魏无羡咋舌,心想反正进房间了也是脱,就一边把蓝忘机往卧室带,一边帮他脱衣服。
“啪。”大衣落地,蓝忘机礼尚往来地脱了羡羡的西装外套。
蓝忘机里面穿的也是颇为正式的西装,领带马甲一丝不苟,束得腰身线条流畅优美,解开了衬衫又是整齐结实的白巧克力腹肌,魏无羡一边吃豆腐,一边脱。

上车链接http://bulaoge.cn/topic.blg?tuid=114793&tid=3209050#Content

58.
翌日魏无羡还在睡梦中,感觉到有人一直在温柔地抚摸自己的额头。他睡得迷迷糊糊嘟哝道:“别闹了。”
那人好像凑近了,声音沉沉地特别好听:“我回B市了,粥放在桌子上,等我回来。”
他慌忙伸手去够,够不到人,自己醒了,一室冷清。床头放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盒子上贴着便利贴。魏无羡强撑着酸疼坐起来,打开是一条驼色的围巾。
魏无羡把围巾裹上,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蓝忘机写字时的模样。
他说,我心亦然。



评论(88)

热度(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