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Wifi

爱羡羡。

魔道祖兔 60 两只小兔子(完结)

真的特别喜欢这篇文,教主的结尾写得暖到了心里,看到忘羡在一起,我也是从来不愿去想曾经那些悲哀与寂寞的,教主辛苦了!

雅正的姑苏蓝兔:

60


    江澄澄兔跟着回到云深不知处没几日就忽然返程回莲花坞了,甚至没来得及和羡羡兔说一声。羡羡兔去问金凌兔,却得知江澄澄兔竟是赶回去相亲了。


   “我舅舅说了,我娘给它找了个合适的伴儿,让它回去看看,它就急着走了。它让我不要把这事儿告诉我大舅。呃……”金凌兔说完才猛然发现它已经把这事儿告诉它大舅了。


    羡羡兔拍了拍傻得可爱的金凌兔,随后便去找了曦臣兔。


 


   “蓝大哥,你和江澄澄之间到底咋回事儿?”羡羡兔拦住山道上的曦臣兔,开门见山:“之前它和我说它要娶你,现在它怎么又跑回去相亲了?你们闹掰了?”


    曦臣兔苦笑,道:“魏公子可别调侃曦臣了。就算曦臣答应嫁给江宗主,也断然没有一只公宗主嫁给另一只公宗主的理啊。”


    羡羡兔刚想问它那当初为何还要答应江澄澄兔,忽然反应过来:“蓝大哥你要当宗主了?”


    曦臣兔点点头,“下个月举行仪式,加冠以后就正式上任了。”又看向羡羡兔,淡淡道:“江宗主已经知晓此事了。”


    羡羡兔心想:莫非江澄澄原先是抱着曦臣兔不一定会当上宗主的念头才说要娶它?现在知道曦臣兔确实要成为宗主、它们两个没戏了,就立刻跑回去相亲了?这也太……无情了吧。


    曦臣兔看羡羡兔不说话,幽幽叹了口气,却是问道:“魏公子,你觉得江宗主这次相亲……成功的可能性大么?”


    羡羡兔想也不想就回道:“没有可能!只要对方是脑袋正常的母兔子,就不可能跟江澄澄那货在一起的,简直给自己找罪受啊!至于脑袋不正常的母兔子……江澄澄又看不上。所以它横竖都是个单身兔。”又问,“大哥的意思是?”


    曦臣兔微微一笑,“一个月后我加冠完成,作为新宗主,需要到邻近的兔族去拜访,首程就去莲花坞。到时……还望魏公子与忘机好好安抚叔父。”


    羡羡兔晃晃耳朵,“……蓝大哥,你不会是想去把那傻缺追回来吧?”


    曦臣兔又是无奈一笑,“它都不听我说句话就自顾自跑了,我怎么可能就这么放了它。”


    羡羡兔这次是真的吃惊了,“蓝大哥,你还真的喜欢江澄澄那个傻蛋啊?!不是……你、你图啥啊?”


    曦臣兔用一种道不明的眼神盯着羡羡兔看了半天,把羡羡兔看得毛都快支棱起来了,才忽然问道:“你不觉得它那样动不动就生气的性情中兔挺可爱的吗?”


    羡羡兔哑口无言。


 


    横竖江澄澄兔是不可能相亲成功的,羡羡兔也不急着去逮它,眼下羡羡兔和忘机兔算是新婚燕尔,自然还是要先处置好自己这边的一些事情。


    启仁兔默许了羡羡兔在族内生活,但还是对羡羡兔的一些习惯看不顺眼。比如姑苏蓝兔们每周开族会的时候,一大群雪白的兔子从山上山下稳步汇集到草堂,只有羡羡兔一只是黑的,而且还是唯一一只蹦跶着走的,把启仁兔看得眼角直抽。


   “你就不能教会它怎么端庄地走路吗?!”启仁兔训忘机兔。


    忘机兔恭顺地听着启仁兔的训斥,最后却淡淡回了句:“魏婴一向如此,请叔父担待。”竟是完全没把启仁兔的话听进去。


    启仁兔气得吹胡子瞪眼,跺着脚厉声道:“忘机,我同意魏无羡住在我们这里,却不能忍受它败坏我们的风度!你作为它义兄也好,作为它夫……兔也好,你都该好好管教它!下次再让我看到它像个跳蚤一样瞎蹦我就不准它再出现在洞外面!”


    于是,为了防止羡羡兔真的被禁足,往后只要羡羡兔走路时忍不住想跳,忘机兔就会抬起一只脚踩住它的屁股。


 


    而姑苏蓝兔族内兔子们交流学习的学会对于羡羡兔来说就更是折磨。


    姑苏蓝兔一族围坐在草坪上,一边听几只年长的兔子总结这段时间小兔子们的长进,一边开心地吃着上好的药草。这是姑苏蓝兔们很喜欢的一个活动,因为一些稀有的、平日里吃不到的、对兔子的身体大有裨益的药草都会被管事兔子拿出来分给大家吃。


    但是羡羡兔宁可不吃这些名贵的药草。


   “呸呸……怎么会有草这么苦?!怎么会有草这么苦还有兔子吃?!”羡羡兔苦着脸小声嘟囔。它只是稍微试着啃了一点点面前的药草就觉得脸都木了,心想难怪蓝湛是面瘫,这东西吃上一口就能苦得兔子忘了怎么笑!


    忘机兔无声地看着羡羡兔吐舌头,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然后趁别兔没往这边看,快速低头一口就把羡羡兔的药草吞进了嘴里,面不改色地嚼了嚼咽了下去。


    羡羡兔伸爪抚摸忘机兔的脊背,安慰道:“撑住啊蓝湛,一会儿开完会了我就带你去喝水。”


   “……不必。”忘机兔是不觉得这些草有什么难吃的,却也不会逼迫羡羡兔吃它不爱的东西。


   “你们姑苏蓝兔会真多。我在莲花坞几乎就没看到它们开会。唉,我的屁股都坐麻了。”羡羡兔不耐地扫着小尾巴。忘机兔安抚道:“再坚持一会儿,我带你去山上玩。”


   “好!”羡羡兔眯起眼睛在忘机兔脸上吧唧亲了一口,不巧被恰好转过头的启仁兔看见了。启仁兔勃然大怒:“你们两个在干什么?!竟敢在我的学会上耍流氓!给我滚出去!!”


    结果羡羡兔和忘机兔被提前轰出了会场。


    羡羡兔却是心情甚好地颠颠走在前面,它巴不得早退去接着忙它的山洞呢。


 


    羡羡兔是一只成年兔子,住进云深不知处以后,按照规矩是可以在山上挖一个属于自己的洞去住的,而族里也给它分配了一块不错的未开发山地供它挖洞。忘机兔本想拒绝族兔的好意,毕竟它是绝对不会允许羡羡兔和自己分居的。但羡羡兔却是抢先一步应了下来。


    送走族兔后,羡羡兔看向眼神中有不解之色的忘机兔,勾唇一笑:“蓝湛,你这洞是按照单身兔子来设计的,我们一起住虽然也能够睡得下,但到底是不太宽敞。你等着吧,我肯定给咱们挖一个又大又舒服的新家!”


    羡羡兔不让忘机兔帮自己,它想要全靠自己的力气给忘机兔做一份大大的“聘礼”。姑苏蓝兔族兔不过问羡羡兔挖洞的进度,羡羡兔就不慌不忙地仔细计算着角度,足足挖了半个月,终于是把新山洞挖好了。


    忘机兔自己的那个山洞虽然不算浅,却是直的,从洞外往里一瞅就能瞅见里面在干什么,这就有些尴尬了。于是羡羡兔特意设计了一个蛇形入口,这样就算外面的兔子来找它们,也无法一眼看到洞内的状况。


    而洞的内部更是大有乾坤。羡羡兔领到的这片地方离其它兔子的山洞较远,因此可用的空间很大。它在里面挖出一个漏斗形的空洞作为洞穴的主体,又在旁边刨出一些高出地面的小一些的格子,可以用来安放食物,也能储备干草。


    忙活了许久,羡羡兔的杰作终于问世了。


 


   “快来快来,我觉得这个地方可安静了,视野也开阔,你肯定会喜欢的!”羡羡兔对这个崭新而宽阔的山洞非常满意,甫一挖好就迫不及待拉了忘机兔来验收。


    忘机兔温柔地看着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羡羡兔,心里漾着满满的暖意。


    羡羡兔虽然爱跟忘机兔撒娇,却不是那种只会一味索取的兔子。它总是想着要做些什么事来哄忘机兔开心。如今羡羡兔直接送给忘机兔一个它亲自挖出来的“婚洞”,忘机兔嘴上说不出什么漂亮话,只觉得恨不得现在就扑住羡羡兔好好疼爱它一回。


    不过还是要先看看羡羡兔辛苦许久的成果。


   羡羡兔领着忘机兔钻进了洞里。


   “这个弯道可以防止咱们那啥时被别兔看到,还能防风。喏,这里面是不是很大!我挖了好久!你看这里,可以放一个很大的草垫,那边也可以躺。吃的可以放在这,这里有个槽可以卡住,胡萝卜就不会滚出去了。”羡羡兔兴冲冲指着洞里各处给忘机兔介绍半天,一回头看忘机兔,才察觉有些不对劲。


    忘机兔温柔地看着羡羡兔,问道:“魏婴,怎么了?”


   “我觉得你看起来怪怪的。……呃,你的耳朵怎么没了?”羡羡兔问,然后才反应过来忘机兔是把耳朵背在了脑后,因为……洞顶太低了,竖不起来。


   “呃……”羡羡兔挠挠头,有些尴尬。它一门心思顾着把山洞搞大,没太在意山洞的高度,只是下意识地挖得比自己脑袋高些,却忘了它自己是一只垂耳兔,而忘机兔的耳朵是立着的,实际高度比自己高很多,钻进洞里根本无法把耳朵支起来,肯定非常不自在。


    忘机兔看羡羡兔发现了这个问题,凑上前舔舔它,道:“没事。”


   “那哪行!”羡羡兔摆摆爪子,“我再修改一下吧,你先出去。”


    忘机兔摇摇头,“我帮你。”见羡羡兔要拒绝,它拱了羡羡兔一下,认真道:“魏婴,这是我们的家。我们一起挖。”


    最终这个新家还是在小两口的共同努力下完成了。


 


    曦臣兔兔不停爪在族里各个长老之间走动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忘机兔和羡羡兔却像是住在一个只有它们两只兔的小世界里,甜甜蜜蜜卿卿我我,整日都不分开,就连大白天也是窝在洞里互相舔毛,毫不理会洞外的事情。


    思追兔因着前段时间在学业上的出色表现已经荣升了小兔子们中的领队,奉老师之名带着一群小同学去做刨坑练习,正好路过羡羡兔和忘机兔的新家。


   “这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洞?”景仪兔说着就探头去往洞里看,“哎,这个洞居然看不到里面耶!咱们不是必须挖直的洞吗?”


    姑苏蓝兔小辈们被要求把山洞做成直筒型,是为了方便长兔检查。而这个洞一看就是违规设计,不知道为何却没有长兔来下令填掉。


   “嘘!”思追兔捂住景仪兔的嘴巴,小声道:“你可别告诉别兔!这是忘机前辈和魏前辈的山洞,所以老师它们不管的。”


   “啊?”景仪兔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它俩……它俩都是成年兔子,为啥能住在一起?”


   “哼。”金凌兔鄙夷道:“你居然不知道我大舅和蓝忘机的关系?真亏你天天待在云深不知处。”


    景仪兔眨眨眼睛,“啥关系?”


   “它们是夫妻。”走在一边的阿箐兔忽然说道。


    景仪兔傻了:“可它、它们都是公的呀?!”


    阿箐兔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瞟了一眼景仪兔,自顾自往山上走。思追兔道:“景仪,这事你知道就好,不要往外张罗。虽然老师已经承认了它们,但……到底不是好高调宣扬的事。”


    景仪兔怔怔看着思追兔,又看看一旁默不作声的金凌兔,脑袋转来转去,忽然张了大嘴:“思追、金凌……你、你俩不会也……”


   “不会也什么?!”金凌兔气势汹汹地打断它,“蓝景仪,草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


   “呃……我还没讲……”


   “不许讲!!”


    金凌兔又瞪了景仪兔一眼,昂着头走了。思追兔没说什么,拍了拍景仪兔的肩膀讪笑两声,也跟着往山上爬去。


    景仪兔咋舌:“这大小姐脾气怎么这么大?我还没说它俩怎么样呢。不,但愿不是我想的那样……万一它们以后也住在一起了,我还怎么跟思追愉快地玩耍!”


 


    小兔子们在山上奋力刨坑的时候,羡羡兔正窝在忘机兔肚子上奋力挠忘机兔的毛。“好蓝湛,你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嘛?”


    忘机兔摇头,“不怎么样。”


    羡羡兔肚皮一翻,仰天长叹:“舍不得崽子套不着狼啊!你大哥帮了我们那么多,我们得想办法报答它啊!对待恩兔要讲义气,不然就算不得纯爷们儿兔了!”


    忘机兔又是坚决地摇头,道:“那也不能让绵绵嫁给大哥。”


    原来羡羡兔这几日躺在忘机兔肚皮上养膘,心里闲得慌,索性想出个馊点子:让羡羡兔之前救过的绵绵兔假装和曦臣兔成亲。因为绵绵兔住在另一个兔族,平日里也有借口时常回那边,曦臣兔便可以假借看望妻兔的名义常常出门去莲花坞找江澄澄兔。


   “绵绵这几天刚好来参加学会了,我可以找个机会和它商量此事。它不是一直吵着要报答我么,索性就请它帮这么个忙。反正它心里已经有别兔了,肯定不会节外生枝真的看上你大哥的。”


    忘机兔瞥了羡羡兔一眼,严肃道:“成亲大事,不可儿戏。况且就算这样能瞒过一时,往后时间长了,它们总也不生小兔子,别兔定会起疑。”


    羡羡兔一拍爪子,“所以这不是刚好还有阿箐吗!”


    忘机兔气得轻轻打了一下羡羡兔的屁股,“胡闹!而且阿箐年龄也对不上。”


    羡羡兔瘫在地上晃着腿,神情倒是并不焦虑,“那你说说看要怎么办嘛。我倒不是为了江澄澄啊,毕竟我觉得谁和它在一块就等同于为兔族做贡献了。我只是不想你大哥为难嘛。”


    忘机兔叹气道:“你要它和母兔子假成亲,它更会为难。这件事还需从长计议,这些投机取巧的方法,使不得。”


   “做宗主真难。”羡羡兔爬到忘机兔身上抱住忘机兔的屁股蹭,“还好我们都是自由之身,想出走就出走,想啪啪就啪啪,能浪几日算几日,哪里管得那么许多!”


    忘机兔翻身搂住它,有些犹豫地问:“魏婴……若是,日后,兄长它们的事真的被我的长辈知道,到时候,你……”


   “我知道我知道!”羡羡兔一只爪子堵住忘机兔的嘴,黑亮的眼睛眯成了月牙,“到时候,免不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嘛!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还偏就要做它们不让做的事。要是它们赶我走,我就把你一起偷出去,我们再私奔一次就是。”


    忘机兔温柔地舔舔羡羡兔的耳朵,没再说话,一颗心却是安稳了。


 


    入冬不过一眨眼的事。云深山下了小雪,河边的青草上结了一层薄薄的霜。羡羡兔舔了一口冰凉的青草,被忘机兔叼了回来。“凉,别吃。”


   “我第一次在你们这过冬,这里冬天也很好看。”羡羡兔闲适地走在半结冰的河水边,忘机兔在它身后谨慎地盯着,就怕它脚下一滑掉进冰水里。羡羡兔忽然说:“蓝湛,你记不记得之前就是在这条河里,我救了落水的绵绵,然后你生气跑掉了?”忘机兔默默点了点头。羡羡兔笑道:“那时候我总是跟在你屁股后面跑,现在换了你跟着我,真是风水轮流转……哎哟你别拱我屁股!”


    它们沿着河流一直走进山谷,那里并未落雪,只有满地枯枝和挂在树梢的枯叶。明明是一派萧索之色,羡羡兔和忘机兔却都并不觉得难过。它们和对方在一起时总是想不起来曾经那些悲哀与寂寞的。羡羡兔在地上挑挑拣拣,选了几个饱满的松果,忘机兔就帮它叼着,让羡羡兔再去找还未掉落的野果。虽然族里兔子们已经齐心协力备齐了过冬的食物,但反正闲来无事,它们便出门亲自寻些零食。


   “蓝湛,今年我在你们这里过冬,等明年冬天,你跟我回莲花坞过冬吧,我叫师姐带着金凌一起回去,再喊上小师叔它们,我们一起去滑冰。”


   “好。”


   “把你大哥也带上,就当送给江澄澄的年货了。不过那时候它们说不定已经在一起了。”


   “好。”


   “对了,我们还可以在那边也挖一个洞。反正江澄澄不敢管我们的。”


   “好。”


   “还可以让师姐再生一个小崽子给我们当儿兔,肯定好玩!”


   “……别闹。”


   “那还能从哪里弄!难道你要我生?唉,也行吧,就是不知蓝二哥哥有没有那个本事让我揣上崽儿了。”


    忘机兔耳根一红,猛地跳起来把羡羡兔扑在了地上。


 


    冬季的云深山并没有多冷,小兔子们依旧会聚在一起上课,只是上课的地点挪到了一个比较大的山洞里,一些年长的兔子会给孩子们送食物,老师就在地上不断画着各种草药的形状。有的小兔子认真在心里描摹着各种植物的样子,有的小兔子交头接耳低声说笑,也有的偷偷窝在洞口,看洞外天空缓缓飘落的雪花。兔子们在这座宁静的大山里平静地过着日子,冬去春来,生生不息,周而复始。


    候鸟重新回归山林的时候,闷了一冬天的羡羡兔扯着因过冬换了一身厚毛的忘机兔颠颠地往洞外跑。它们跑过冰雪消融的小溪,踩着柔软的泥土,踏过新生的草甸,在小兔子们好奇的目光中不管不顾地冲上山头,站在悬崖上俯视大地回春。远处的平原正开起粉白的花,浪潮般向山上涌来。


    羡羡兔感觉胸腔中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也随着那重生的春色呼之欲出。


    它曾在乱葬山看过一个又一个冬天,形单影只,等着似曾相识的归燕飞回它时常倚靠的那棵树,然而不知是不是那只燕子并没记住它这只小兔子,总是不见回来。


    羡羡曾以为自己或许会一直那样坐在树下,寂寞地望着空无一物的天。


    忘机兔走过来蹭了蹭羡羡兔,然后在它身边坐下,和它一同望向山下的花海。


    羡羡兔看了看坐在它身边的忘机兔,忽然一跃而起,摇摇尾巴叫道:“蓝湛!我们来玩一个游戏!”


   “嗯?”


   “现在我往山下跑,你来追我,如果你追到我……”


    如果它追到我……


    我们就一辈子也不分开了。


   “会追到的。”忘机兔认真地说,“我总是能抓到你。”


   “……那倒也是。不过……反正我现在想跑一跑,这地上已经没有冰了,不会崴脚的。蓝湛!你来追我呀!你追上我就归你啦!”


    忘机兔摇头,“本来也是我的。”


   “……那,你追上我,我就一辈子都是你的。”


   “……好。”


 


    羡羡兔撒开了腿飞快地跑在前面,忘机兔就沉稳地跟在它身后几步远。它们经过正和启仁兔说话的曦臣兔身边时,羡羡兔心情甚好地喊了一声:“蓝大哥!你也长毛啦!”


   “……”曦臣兔拨了拨自己浓密的颈毛,道:“等天暖了就会褪掉。”


    启仁兔只觉得眼前一个黑影呼啸而过,待看清来兔是谁,登时竖起了胡子:“又是你小子!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云深不知处禁止乱跑!忘机怎么也不管……”话还没说完,又一个白影贴着它嗖地飞了过去。


    启仁兔看着追着羡羡兔飞奔而去的忘机兔,一脸憔悴地捂住了心口。


    曦臣兔摇摇头,却是看着弟弟和弟媳消失的方向,禁不住笑了。心道忘机这是在干什么呢?还是头一次见它跑得这般拼命。


 


   “蓝湛!呼、呼!要不要我放水?”羡羡兔笑着扭头看身后的忘机兔。


   “不必。”


   “呼……那你倒是、快追啊!我快跑、跑不动了!来来,我给你个机会扑倒我,二哥哥快来!”


   “这可是你说的。”


    听它这样说了,忘机兔也不再让着羡羡兔,飞起一跃就把羡羡兔抱在了怀里。羡羡兔咯咯笑了一阵,从忘机兔怀里钻出去,又爬到一块巨大的石头上面。忘机兔不知它想干什么,静静等在下面,忽听头顶上羡羡兔喊道:“蓝湛!你看我,你快看我!”


    忘机兔抬头,就看到羡羡兔站在巨石上,眯着一双浸了春光的眸子,笑得张扬自在。


    一如初见。


    羡羡兔叫道:“蓝湛,你追到我了,我魏无羡愿赌服输!说好了一辈子,就是一辈子!我们一辈子也不分开啦!”随后径直从巨石上蹦了下来。忘机兔赶忙跳过去人立起来,将它稳稳地接在了怀里,却还是控制不住地抱着羡羡兔向后倒在了柔软的草地上。


 


    在浩瀚的天地间,两只柔软的小兔子,没有尖爪利齿,也阻不断沧海变桑田。


    可只要它们暖暖地抱在一起,从此这世间于它们而言,便再也不会有风雪。


 


后记.


    感谢喜欢这篇文的兔兔们,我入魔道坑比较晚,大概七月份才进来,也是从那时起开始写这篇文。虽然主角都是兔子,但我想尽可能还原角色的性格避免OOC,同时又能表现出兔兔的萌来,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实现这个目标?反正三个多月一路写下来,至少我自己觉得很满足,不虚此行。


    忘羡兔兔从此便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啦,其它兔的故事在番外中会继续交代,各位兔兔的点梗我都看到了,会尽量把能写出来的写出来。再次感谢画师 @壹牙瓜  画出了那么可爱的兔子们,你发给我的第一张魔道祖兔图图我还保存着,回头一看才发现居然已经过了好久。有你的支持我很荣幸。


    本文的全文整理会在番外完成后放在微博,微博ID无印良兔,如果有兔车会放微博不放乐乎。如果有无料印的话也会在微博抽取转发的兔兔送出本子,当然了,这个看缘分【喂。


    再次感谢兔兔们长久以来的支持,努力写了一个幸福的故事,幸甚有你陪伴,我很开心。


                                  by雅正的姑苏蓝兔


 



评论(1)

热度(654)

  1. 淡🍁语-苗For Wif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