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Wifi

爱羡羡。

【忘羡ABO】一见终情(四)

信息素感知障碍但生理课好好听了的叽X可能要提前掉马了的羡?感情纠结的两个人啊😨粗长的一更,卡肉😨写到最后也不知道在表达什么😅明天高铁上继续😒假期快结束了……哭泣。

29.
魏无羡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整个人都被拆了一遍酸疼得不像自己的,下身还残留着硬物进出的异物感,身体是清爽的,睡衣和被单也换过。
等等,他全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一把摸到颈后,掐了掐,皮肤完好,魏无羡叹了口气,庆幸,但是更多的是说不出的失落感。
他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乱七八糟。
门开了,熟悉的蓝忘机的脚步声停留在床边,因为不知道如何面对,魏无羡赶紧闭着眼睛装睡。
蓝忘机进来就看到魏无羡毛绒绒的脑袋,脖颈是雪白干净的,虽然知道咬Beta的那里并没有什么用,可是昨晚他差点没忍住自己,只是魏无羡沉浸欲望中仍然不忘记护着后颈的那个湿漉漉的、小兽般的眼神刺痛了他,他最终偏过方向吻了吻魏无羡的发尾,大概,对方看出了自己的欲望,也一点也不想被自己做什么长期或短期的标记。
魏无羡露出来的小半张侧脸在晨光中柔和美好得像个天使,蓝忘机伸手拂去他耳边的碎发,随即那人皱了皱眉悠悠醒转过来。
四目相对,蓝忘机率先出声:“你还好吗?”
魏无羡在心里嘶吼不好我一点都不好,太尴尬了,这种几乎是乱性一般的体验。
蓝忘机把被子掖到他的下巴,只露出脸来:“熬了粥,今天不出去了。”
“为什么?不是说了出去玩吗?”话一出口,低哑得魏无羡自己都吓了一跳,想起是因为什么,脸皮厚如他也赧然咬唇。
蓝忘机把叠好的衣服放在床边,道:“你身体不舒服。”他摸了摸衬衫的袖口,有点犹豫如何遣词,“昨晚……”
“昨晚——”魏无羡同时出声,他看着蓝忘机为难的样子,生怕他说出什么负责之类的话,“都是成年人!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负责!”他不知道昨晚是怎么滚到一起的,但是他绝对是自愿的,也没有什么以此要假戏真做、成为真夫夫的想法。
蓝忘机闻言有些不明所以:“我们……”
魏无羡慌忙掀开被子:“我们——就是做了成年人可以做的事情——没什么不道德不光彩的。”他抓起衣服推人,“昨天我也有不对,毕竟我是Beta还跟你睡在一起,你忍不住也是很正常的。我,我要换衣服了,你出去一下。”
蓝忘机苍白着脸把房门关上了,他想说没有信息素的干扰,他根本闻不到,魏无羡根本是个Beta,魏无羡就是魏无羡。可是看到魏无羡一副避之不及的态度和昨晚那个眼神,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只能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目前的状态他已经很满足了,抓得太紧,会不会碎掉?
坐在客厅吃早饭的蓝思追低着头不敢说话。

30.思追日记
2016年10月1日 天气:晴
下午原定出发去彩衣古镇游玩的计划因为魏前辈身体不舒服而推后了。
叔叔改签了高铁票,又重新做了旅游计划。原本古镇要玩四天,但是我提出想去附近的欢乐谷万圣节活动玩一天,叔叔答应了。
不知道他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他们两个都不太高兴。不过我很喜欢这个婶婶,他懂的东西好多,人又很有趣。
对了,他是个Beta,但是看得出来叔叔特别爱他,他们以为我不懂,但是昨天晚上他们一定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婶婶身上都是叔叔的味道,所以他闻起来有点奇怪?
——啊,罪过罪过,回去家规10遍。
以后我也要找魏前辈那样可爱的恋人,所以我想知道他们的恋爱经历,但是为什么他们好像都不愿意谈?
我好像说错话了,家规加10遍。
记录人:很担心偶像们婚姻生活的思追

31.
“魏前辈,你和我叔叔是怎么认识的啊?”蓝思追的问题把蓝魏二人都问怔住了。
魏无羡挠挠头:“这个……”
蓝思追看出他的为难,脸涨得通红:“对,对不起,我只是……”他觉得自己好像问错了问题。
魏无羡飞快地瞄一眼僵硬的蓝忘机,眼珠子转了转:“这个嘛……”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美好的回忆,“我们在一个公园里认识的,那天人非常多,我对你叔叔是一见钟情,你知道的,他长得比Omega还要好看。”他把手放在腮边做了一个花的手势。
蓝思追忍不住笑了:“而且我叔叔人特别好的,就是别人都不知道。”
魏无羡点头:“是啊,当时我遇到了一点麻烦,你叔叔立马就站出来替我解了围,当时我就想,这个比Omega还漂亮的Alpha好坦诚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学妹捐款的直A男好不一样。”他喉咙还是有点哑的,刻意放软了,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摩挲布艺沙发垫上雪白的流苏,“后来他就向我求婚了。他给我写的情书就是一纸婚约,我还给他画过一幅人物小像,怎么样,是不是很浪漫?他人特别好,我喜欢他。”
蓝思追表示婚约当情书太高杆了。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玩着流苏的、白皙修长的手,除了那个又轻又软的“喜欢”,什么也听不见了。

32.
蓝忘机噌起身去书房,魏无羡对蓝思追眨眨眼追上去。蓝忘机停下来,魏无羡小声说:“生气了?这不是说给你侄子听嘛……而且我又没说谎,就是在公园啊……”
蓝忘机没回头:“没有。”
没说谎。

33.
第二天。
三个人收拾妥当上了高铁。票是连在一起的,不过魏无羡和蓝思追坐在一起,和蓝忘机隔了一条过道。
蓝忘机看了蓝思追一眼,蓝思追立马表示想和蓝忘机换座位。
魏无羡用pad下载了最近网上很火的丧尸片《岐山行》,津津有味地看起来。余角瞄到蓝忘机面无表情,把耳机摘了一个塞到他的耳朵里:“喏,一起看。”
蓝忘机白玉似的耳垂红得滴血。
一边看魏无羡一边小声吐槽。
“哇这个血浆,看得我都饿了,有薯片没?想吃番茄味的。”
“咔嚓咔嚓。”魏无羡嚼得欢还不时给蓝忘机喂几片,他嘬嘬手指,指着屏幕上表情狰狞见人就啃的丧尸,“你看这些丧尸,跑得好快还不怕疼,如果能够驯化,或者保留生前意识,肯定会在战场上所向披靡。”
蓝忘机盯着屏幕上湿润的指印:“如何能驯化。”
“古代不是有什么元神或是精血什么的可以饲喂,吹一支长笛,驭尸千里。”魏无羡把手摆到嘴边作了一个吹笛子的动作。
蓝忘机不知怎得觉得这个动作莫名碍眼,抓住他的手腕压下来:“邪魔歪道,损心损性。看电影。”
魏无羡被抓得有点疼,揉揉手腕。
看到剧中的那对学生情侣,女孩子被丧尸感染了迅速变异,男孩子就放弃了抵抗逃命,任她撕咬。魏无羡摇摇头,爱情啊。
蓝忘机沉声在他耳边:“不能像大叔那样保护妻子,就一定要和他站在一起。”魏无羡诧异,伸手去摸蓝忘机的额头:“可以啊蓝忘机,情圣啊哈哈哈哈!”蓝忘机皱皱眉偏过头,表示自己要睡了。
魏无羡便关了pad,去厕所。

34.
把厕所门关上,魏无羡解了裤子开始解决生理问题。
他刚刚就有点石更,心想是憋尿了吧,结果尿完了状况还是有点不对劲。昨天开始他就觉得身体里的信息素有些不对劲,身体酸软,还有些低烧。以为是性事所致,现在看来可能是抑制剂有问题了。
虽然他对蓝忘机的感情还别扭着,但是抑制剂的问题明明白白提醒了他。
他可能喜欢上蓝忘机了。
他从来都是一个敢爱敢恨潇洒自由的人,只是和蓝忘机始于一纸荒唐,蓝忘机对他的照顾克制也让他无法对着蓝忘机再轻狂。
不过眼下有点麻烦了。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4793&tid=3202369#Content


列车向前,速度极快又平稳,呼呼地进入隧道,他的心也跟着进入黑暗。
当光明再次来到的时候,蓝忘机默默反手解了魏无羡胡乱绑着他的腰带,不顾他的挣扎让他坐到了底。
魏无羡的嘤咛被自己吻散,门外有微弱的嘈杂人声,很远又很近,他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脏声。
扑通扑通,循着铁轨驶向远方。

TBC

评论(52)

热度(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