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Wifi

爱羡羡。

【忘羡ABO】一见终情(二)

信息素感知障碍叽X依旧在装B的羡,狗血且OOC,今天没时间写到肉了😭
16.
这边亲的热火朝天。
那边房门悄悄开了一个缝,又轻轻关上了。
17.
老头子臭着脸把门合上,他刚刚想过来看看,正好碰上自己的宝贝侄子捏着那个Beta的下巴把嘴唇印上去,还粘粘糊糊亲了许久。
回头看见大侄子笑咪咪地站在自己身后,吓了一跳。
蓝曦臣道:“叔父,我们不要在忘机房前说话吧。”
老头子负手向客厅走,蓝曦臣随后。他考虑了片刻,开口道:“叔父,您不满意忘机的伴侣吗?”
蓝启仁叹了口气:“也不是对那个小子有什么意见,就是觉得忘机这样的性子,应该找一个文静优雅的Omega才是。这么大了头一次给他相亲,结果在路边随随便便就捡了一个。”
蓝曦臣给叔父倒了杯茶,压低了嗓子:“叔父,您回想一下,忘机是随便的人吗?再说,忘机今年三十一岁了,您可有听过他和什么外人有过亲密接触?”
蓝启仁被问住了,他仔细回想,不同于一般的性别歧视公司,他们家的公司是“Omega友好型企业”,有很多优秀的O在里面任职,蓝忘机自从毕业以来上班也有七八年,可是侄子确实是雷打不动的单身。
还因为连年帮助了好几个意外发情的Omega去医院而获得Omega权益保护委员会的表彰。
平时他都觉得这是自家的侄子冷静自持,深以为傲,这会好好想起来,Omega发情基本上就是往人脸上泼春药,不排除有人确实自制力超群,但是每回去公司看到的蓝忘机都是一脸冷漠冰霜,没有半分受影响的样子!
蓝曦臣趁热打铁:“叔父,忘机有信息素感知障碍,他怕您担心。他没有器质上的病,医生说是心理原因。”
“那他刚刚……刚刚还……”
蓝曦臣一副欣慰的模样:“所以魏无羡能让忘机有心思结婚,我们应该感谢他才对。”
蓝启仁一天之内打击连连,风中凌乱,扶墙而去。
18.
魏无羡被亲得找不着北的时候,蓝忘机将他缓缓放开了。
因为今天要见家长所以特地穿了黑色休闲长裤,小帐篷一览无余。魏无羡颇为不自在地用手挡着,脑子一团浆糊,嘴巴就没个把门:“哈哈哈哈哈我知道的,男人嘛哈哈哈。”
蓝忘机看着他被自己吮到水红的嘴巴和蒙着雾气的大眼睛,心里有些柔软,却听到魏无羡的话,不可置信:“什么?”
魏无羡一招偷桃,手速极快:“啧啧啧,你不是性冷淡吗?也会硬?我是说,你不用放在心上,亲一亲也没什么大不了!谁活一辈子还不亲个几回!”他其实有些懊恼的,怎么就没把持住呢,虽然自己挺喜欢这个人的,虽然他们才认识一个星期……
一抬头,蓝忘机目光沉沉地看着魏无羡,半晌:“我是感知障碍,又不是性功能障碍。”他把身体背过去,“你别多想,刚刚叔父在门外。”
蓝忘机的耳垂有点红,可惜魏无羡没发现。
蓝忘机的解释让魏无羡原本砰砰跳的心陡然一沉,他想,也是哦。他的腿都被亲软了,羞耻和说不出来的酸涩交加:“哦,我知道了,你反应还挺快的……”
“对不起,谢谢。”
“不用谢,我又不是……不是初吻,你不用愧疚……”
“嗯。”
19.
最终那天晚上他们各自黑着脸,同床异梦了。
第二天蓝忘机去帮魏无羡搬家。
蓝忘机在公司附近有一套二居室,魏无羡也就毫不客气地住进去了。客房很大,魏无羡开心地在席梦思上滚来滚去。然后一头栽倒在被窝里,深深一口气,满屋子都是蓝忘机清冷而不张扬的信息素的味道,闻得他通体舒坦。
20.
在公司里他们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下班也是刻意地分开。
蓝忘机提出送魏无羡一辆车,吓得他第二天就从店里面牵了辆果绿的小电驴回来,名曰:小苹果。小苹果充满了电,一骑绝尘,遇上堵车的时候更是赛过名驹。每天晚上魏无羡都会喜滋滋地把小苹果停在车库里,挨着蓝忘机的车,莫名地和谐。
21.
刚进新公司,为了熟悉工作环境和工作内容,魏无羡一直很努力地加班,常常累得回来倒头就睡,晚饭也顾不上吃。
“叩叩”两声,蓝忘机推门进来,面瘫脸看到魏无羡倒栽葱屁股朝上的姿势和因为姿势露出来的半截腰,表情有了一丝裂痕。
“吃饭。”蓝忘机喊他。
魏无羡正睡得口水直流,梦里面蓝忘机一身素缟头戴抹额好似披麻戴孝,活脱脱那天自己胡乱画的道士模样,却十分温柔地叫他:“魏婴。”他迷迷糊糊地把蓝忘机的脖子拉下来,mua mua mua亲了三四口嘟哝道:“好哥哥让我再睡一会吧。”
以为在梦中,不想亲到了实物,惊得魏无羡立马清醒了,四目相对,尴尬非常。
蓝忘机咳嗽一声,转身走了。
去客厅一看,蓝忘机十分体贴地帮魏无羡熬了粥,边上有包好的纸袋子。魏无羡打开,周白鸭,嗜辣人的最爱。
魏无羡洗了手一边啃鸭脖子一边星星眼蓝忘机,蓝忘机解释道:“顺路。”
才怪咧,公司在市中心写字楼区,哪有什么周白鸭,最近的门店和家还是反方向的。怪不得今天蓝忘机迟回家这么久,一定是绕路专门去买的。
大骗子!魏无羡在心里越想越美,把手指嘬得啧啧响。正嘬得有味,抬头发现蓝忘机正看着他。
“呃……你看我做什么!”魏无羡咬着手指,计上心来,拈起一块鸭肫,递到蓝忘机跟前,“蓝忘机,这家周白鸭不地道,太甜了,你尝尝看。”他是知道蓝忘机不爱吃辣的,要是能看到蓝忘机被辣得涕泗横流的样子一定很搞笑!
魏无羡手举了半天不见蓝忘机接,有点尴尬地拿回来咬了一口:“好吧,这家厨师肯定味觉有问题,糖放太多了……”
下一秒蓝忘机伸手抓住魏无羡的手肘,凑过去就着魏无羡咬的牙印吃了剩下来的半块,连着手指也吮干净了,舌尖有意无意地撩拨他的指腹,一边嚼鸭肫,一边对着呆若木鸡的魏无羡目光灼灼:“是甜的。”
魏无羡任他咬着指头,只觉得全身都被他舔了一遍,麻酥酥地信息素都要兜不住。
这个Alpha也太可怕了!多么直接的男人!幸好他性冷淡!不然Omega还不跟着他成串跑!
血液一下子涌上头颅,魏无羡慌忙把手指拔出来,下意识地又嘬了一口,一放到嘴里就尝到了蓝忘机信息素的味道,想起这根手指被蓝忘机舔过,登时就呛了。
22.
今天的小骗子说的谎关于初吻和周白鸭。
今天的大骗子说的谎关于初吻和周白鸭。
它们都是甜的,都是彼此。

TBC

评论(32)

热度(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