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Wifi

爱羡羡。

【百日忘羡Day63】一见终情(一)

ABO,狗血,OOC ,遇到逻辑问题请默念一切为了肉,然而今天赶不上肉。信息素感知障碍叽X装B羡……被自己气哭,明明ABO是超级香甜的梗啊😭

Only忘羡の日常186626792

=====入群须知======

★重点:Only忘羡、Only忘羡、Only忘羡

        不掺合其他任何CP

★本群现在正在进行的活动:#百日忘羡#

       (欢迎各位文手/画手太太一起参加)

★本群11月将进行的活动:忘羡毁童年系列

=======正文========

1.
魏无羡刚刚结束一场面试。
表现应该还可以吧,他咬牙切齿地想,老东家温狗带着干女儿小蜜跑路,三个月工资没了着落,再不找到工作他就……
抬头看着路边大大的招牌:洗车工,月薪三千,包吃包住。
真不错啊……不用付房租还有饭吃……
“魏无羡!”
一个略耳熟的女声,魏无羡不禁酸牙,以前同部门的追求者。他虽然是beta,但是长得俊俏嘴又甜,深得各个性别的男男女女欢心,偏偏被这个姐姐缠得没办法。
2.
魏无羡慌不择路进了一个公园模样的地方,打算找个安静的地方说清楚。
一进门,信息素的味道混七杂八,魏无羡闷得松了松领带。
“相亲角”三个鎏金大字高高挂起,远近闻名的相亲公园,各个闲着无聊的老头老太跟菜市场卖菜似的,把儿女的条件写在伞上板子上,看见合适的就联系相亲。
“魏无羡,你也25岁了,我28,咱们又都是beta,你又不讨厌我我特别喜欢你,都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你为什么不试着接受我!”
魏无羡一边盘算着拒绝,一边瞄着眼前的一块白色的板子:
蓝忘机,1986年生,Alpha 男,身高188,肤白貌美,稳重顾家,IT企业高管,有车有房。
寻一佳偶,要求:条件相仿。
看看照片,那人理着寸长短发,一丝不苟地向后梳起,戴着银丝边的半框眼镜,眸色极淡,透着一股子性冷淡的味道。确实是肤色白皙,如琢如磨,俊雅至极,美人。
3.
“姐姐,您的想法可不对,没有该结婚的年龄,只有我觉得应该结婚的人。”魏无羡一本正经地回应。
这个板子后面坐着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头,闻言看了魏无羡一眼:啧啧啧,BB关系混乱,辣眼睛。继续闭目养神。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叫应该和他结婚?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执迷不悟。
魏无羡灵机一动,指着板子说:“这样的我就很喜欢。”
“你喜欢Alpha男性?AB恋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对方相当愤愤不平,虽说AB恋BO恋早已有之,但是主流还是2B和AO结合,毕竟信息素对爱情的影响不容小觑。
“甭说是AB恋了,我要是Alpha ,现在就想跟他回家,来一场AA恋呢,这就叫啥来着——”魏无羡胡扯道,不料老头后面树丛里还坐着一个人,那人穿着整整齐齐的西装,看背影是个身材高大的精英男,手边还放着笔记本电脑,相亲也不忘处理工作。此时精英男回头盯着魏无羡胡咧咧的嘴。
就是照片上的美人,美中不足是一脸的苦大仇深。他的信息素味道真好闻啊……魏无羡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气,泠冽,高岭之花。
魏无羡被精英男冷冷一瞧,浑身过了电般的不自在,脱口而出下半句:
“这就叫——一见钟情。”
4.
性冷淡精英男“蹭”地站起来,指着魏无羡:“好。”
刚刚被魏无羡惊世骇俗的AA论骇到的山羊胡老头脸都绿了。
什么情况?
魏无羡被攥着手腕拖出公园的时候还一脸懵逼。
5.
两个人坐在咖啡厅里相对无言,蓝忘机噼里啪啦地在对面敲键盘,不时抬起头看一眼魏无羡。
魏无羡最是话多的人,被蓝忘机挑猪肉的眼神看得瘆得慌,于是决定主动打破僵局。
“那个……蓝先生?”
蓝忘机停下来看他,等待下文。
魏无羡抓抓头发:“刚刚谢谢你了,我实在被缠得没办法了。”
“无妨。”蓝忘机又敲了几个字,把电脑转过来对着魏无羡。
6.
“婚约
甲方蓝忘机,乙方魏无羡
甲乙双方本着诚实守信,互利互惠的原则,就乙方与甲方一年婚约达成以下事宜:
第一条 婚约内容
即日起甲乙双方结为夫夫关系,为期一年,日期一到,婚约解除。
第二条 甲方的权利义务
权利:有权要求乙方配合扮演夫夫,瞒过家人。
义务:甲方为乙方提供住处,生活费全包,每月三万,并在婚约期间忠于夫夫关系,一年之后主动解除婚姻。
第三条 乙方的权利义务……”
7.
读完了不长的合同,魏无羡目瞪狗呆,简单说来就是要和自己结婚,雇自己当假老婆。
魏无羡道:“等等,你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蓝忘机指头一划,页面切换,正是今天面试交上去的简历。
白皙修长的手指夹着名片推过来。
蓝忘机,云深高新科技有限公司软件开发部经理。
魏无羡动动嘴唇,意图说明自己真的不是贪图富贵的人。
蓝忘机嘴动得更快:“加薪。”
这两个字说得,真好听。魏无羡想。
8.
向金钱邪恶势力低头。
还有美貌邪恶势力。
9.
关于贞操。
蓝忘机说:“我有信息素感知障碍。”
就是性冷淡,不会被Omega发情味道影响,所有人在他闻来都是一个味道。
魏无羡打了个响指,怪不得条件这么好的A还要上公园相亲!怪不得香香软软的Omega不要,要自己一个假Beta帮忙掩饰!
魏无羡不改流氓本色:“靠信息素发情的都是低级play,改天哥哥让你尝尝真正的快乐。”
他以为这么高岭之花的人一定会被气得转身就走,没想到蓝忘机慢条斯理地收起笔记本,推了推眼镜,沉声:“好。”
“?”
“好。”他又重复了一遍,“反正你是Beta,也不用担心标记问题。”
“……”
10.
小骗子魏无羡撒了谎。
他其实是Omega,小时候家庭巨变,父母一夜之间去世,他被江氏夫妇收养,性别也为了掩人耳目改成了Beta。
他的抑制剂是温情特供,让他闻起来就像普通的Beta,唯一的弊端就是,当他越来越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抑制剂会失效,发作(情)起来也会前所未有地剧烈。
听到这个说辞,当年的魏无羡嗤之以鼻:
“我不会喜欢任何人的,至少不要太喜欢一个人,这不是自己往自己脖子上套犁拴缰吗?”
11.
大骗子蓝忘机也撒了谎。
他是信息素感知障碍没错。
但是他闻得到魏无羡的味道,甜的。
12.
信息素决定一见钟情,可爱情才能决定是否非他不可,终情一生。
13.
一周后,魏无羡跟着蓝忘机回叔父家吃一顿便饭,算是正式见了蓝忘机的家长。
正在小区门口遛弯的蓝启仁被笑眯眯地叫了叔父,也只能背着手僵硬地应了。
唉,忘机这孩子话不多,却是最为固执的。虽说这个孙媳妇儿看起来人高马大的,还是个气味清爽的Beta,儿孙自有儿孙福吧,他也不是什么冥顽不化的老古董。
14.
晚上吃饭的时候,蓝忘机的哥哥蓝曦臣倒是非常客气。这一家子看起来是三个光棍Alpha,都是极儒雅的做派,连信息素也都是一个调调的清冷。
魏无羡抽抽鼻子,不自觉往蓝忘机身边靠了靠。
来之前问过魏无羡的口味,桌子上的菜色泾渭分明。
魏无羡看出点什么,凑到蓝忘机耳边低声问:“你们家不爱吃辣吗?我只会做重口味的菜诶。”
蓝忘机顺手夹了一筷子辣子鸡,面不改色地慢慢嚼了咽下:“无妨。”
对面的蓝曦臣挑了挑眉。
15.
晚饭过后的魏无羡乖乖去蓝忘机的房间待命。
蓝忘机的房间和他的人一样,清冷得像个静心的和尚。只有一张桌子一张床,嵌入式书柜很大。专业书籍有,古今中外诗词名著都有。连佛经也有。
另半边墙上挂着一幅密密麻麻的字,魏无羡仔细看去。
哈哈哈哈哈!蓝氏家训,粗略数数怕是有几千条。
怪不得蓝忘机正派得像个小古板,整天对着这幅家训,估计得成了行走的家规。
魏无羡走到桌边坐下,觉得很无趣。拿了纸和笔画起画来。蓝忘机说话文诌诌地像个古人,他就画了个发冠高束长衣飘飘的道士模样。
眼镜嘛……他想了想,两笔添了条抹额。魏无羡的漫画水平是画小黄本练出来的,画得惟妙惟肖,似乎道长蓝忘机正板着一张美人脸看着自己。他笑出声来,又在鬓边加了朵花。啧啧啧,鲜花配美人。
正陶醉着,一股清风拂过耳边,蓝忘机低磁的嗓音响起来:“你在做什么?”
魏无羡喜滋滋地把画给他看:“送你了,喜欢吗?”
蓝忘机脸色僵了一僵:“无聊至极。”
16.
蓝忘机背过身去状似不经意地提起:“刚刚兄长问我,为什么没有标记。”
魏无羡正把画叠起来,准备偷偷夹到蓝忘机的佛经里头去,闻言手一抖:“你怎么回答的?发乎情止乎礼?”
“……正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拍桌狂笑,“这真的像是你会说出的话诶!”他摸摸下巴,问:“准备怎么办?”
“血清。”
这是有的单身Omega为了防止骚扰使用的办法。
一级标记是体液交换,比如接吻,信息素停留时间短。
二级标记是咬破颈后腺体,Beta过一个星期痕迹和信息素都会被代谢掉,Omega则需要一年。
二级标记加体内成结就是最终标记了,只能通过手术摘除腺体,对Omega的伤害很大。Beta是不会被最终标记的。
不想被恶意标记骚扰的Omega可以定期人工注射或涂抹Alpha的血清,造成已经有伴侣的假象,从而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同样地,血清也可以伪装成体液交换的样子。
蓝忘机慢慢踱到魏无羡的面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房间里不知不觉溢满了蓝忘机信息素的味道,熏得魏无羡有点晕陶陶,明明血清抽出来体外涂抹是最安全的方法,他却盯着蓝忘机淡色的嘴唇有点口渴,舔了舔自己的:“你不会,还没有接过吻吧?”
两个人的脸在暧昧的灯光下越凑越近。
口鼻对着口鼻,气息交缠,魏无羡能感觉到自己的Omega本性正在作祟,本能地想要冲破抑制剂的桎梏,叫嚣着要与眼前这个冷傲又强大的Alpha结合。
魏无羡个子比一般的Beta都要高出不少,身材也相应地修长,却依旧比基因变态的蓝忘机整整小了一个号。
他感觉有点透不过气,推了推蓝忘机的肩膀:“喂,蓝二公子,信息素收一收,就算我是不敏感的Beta,也要被你呛死了。”
蓝忘机并未理睬,更加放肆地压制住他,眸色依旧是淡淡的,却能把人看得吸进去。
他捏着魏无羡的下巴喃喃说道:“唾液交换,没问题吧。”
大概这种低低磁磁的嗓音适合念咒语,魏无羡发现自己不能动了。
14.
然后魏无羡就被亲了。
15.
就像小时候吃的那种长长的、果冻冻成的冰棍。
入口是一瞬的清凉和僵硬,自己的舌头缠上去,原本冻得结霜的冰棍表面起了一层缠绵的小齿,吸住软嫩的舌根,渐渐地有甜美的液体从冰霜下被融出,溢满了整个口腔。冰棍也变得柔软,随着唾液和气息的交缠和吞咽,凛冽地在喉头呼啸而过,冷到极致就是火热。连咽下去的唾液都是烫的,全身的液体都要沸腾起来。
笨拙的舔舐,无章法的吸吮,魏无羡甚至能感觉到蓝忘机靠着他的身体微微发抖,果真是纯情的小处男。
魏无羡当然不是什么“三贞九烈”的Omega ,况且被亲一亲也没什么。只是初吻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一个看起来性冷淡的Alpha夺走,多少有点不忿。
他哼哼了两声,舌头绞上去想要掌握主动权,引来那根活物更激动的侵略。
连上颚和齿缝也被照顾到,味蕾摩擦着,下方敏感软腻的黏膜被略粗糙的舌面擦过。
蓝忘机的俊脸近在咫尺,羽睫微颤。太长了,魏无羡被吮住舌尖的时候,还有点迷迷糊糊地想,搔得他心尖痒。
从天灵盖酥到尾椎骨。
魏无羡,石更了……
16.(伪)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不是

TBC








评论(32)

热度(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