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Wifi

爱羡羡。

【忘羡】别拿兔子不当媳妇儿(二)

建国后成精兔子羡X闷骚痴汉撸兔蓝。图源自推特上@evo3183 的兔子图😍,微博上有配图版本哦(´・_・`)明天中秋节开车预警🌚蓝兔捣药。

6.
兄长听闻蓝忘机养了一只兔子,特地驱车前往慰问。
门开了,蓝忘机神色淡淡地站在玄关给蓝曦臣拿拖鞋。蓝曦臣笑眯眯地递过见面礼,问兔子呢。
蓝忘机动动嘴唇,没说话。胸口动了一下,一只毛脑袋费力从蓝忘机家居服胸前两粒纽扣之间的缝隙中往外钻。它头长成了小苹果那么圆,那么小,三瓣嘴急得开始尖叫,耳朵卡住了,蓝忘机低头帮羡羡把耳朵掏出,只留个小脑袋钻在衣服外面,晶亮的黑眼睛好奇地看着来人,又不敢置信似的回头看蓝忘机的脸——他们兄弟俩不是双胞胎,却长得极为相似。
蓝忘机安抚般挠挠羡羡的下巴。
这套主人和爱宠之间的互动行云流水自然无比,蓝曦臣了然地笑笑,进了屋子。
已入了四月,羡羡也长大了不少,蓝忘机特别宠它,在自己的家居服内侧缝了口袋,羡羡就爱窝在里面睡觉。
“忘机,这是别人家的兔子吧。”蓝曦臣伸手要了兔子,摸着它的耳朵问。
“因此它耳朵上的红绳子我并未解下来,如果它的主人看到了,就……还给他……”兔子在哥哥的手里很不安分,后腿蹬啊蹬,蹬空一脚,被蓝曦臣一手握住爪子拢到掌心里,蓝忘机盯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哈,忘机,那我走啦,我就是顺便过来看看,我去宠物店买了东西送给羡羡,就放在袋子里。”
和来时一样的情形,羡羡探着脑袋看和蓝忘机长得一模一样的蓝曦臣和它道别,笑得如沐春风。
它歪了歪脑袋,若有所思。

7.
蓝曦臣带来的礼物是一件紫色的小披风,还有一顶缀着彩蛋和小南瓜的蝴蝶结。
穿上小披风,羡羡高兴得在家里窜了几个来回,所到之处一道紫色的光影,高兴够了就摊在蓝忘机脚边,把绒黄的肚皮露出来。
小肚子吃得很圆,蓝忘机轻轻挠上去,羡羡一边抖一边舒展身体,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照片发到朋友圈,又炸了。
“嘤!组长,复活节兔兔!明天复活节!求带羡羡上班!”
这才知道第二天是复活节,蓝忘机当然不过这些洋节,但是蓝忘机是个很好的领导,于是他准备了一小篮子的巧克力彩蛋,并把羡羡穿戴好揣口袋带去了公司。
羡羡乖乖地蹲在篮子里充当送彩蛋的使者,它被奖励了一块苹果,爪子捧着咔哧咔哧咬得清脆,嘴角沾的都是汁水,蓝忘机掏出手帕帮它擦爪子和嘴角的毛。

8.
天气一点点地热起来,羡羡开始脱毛。脱下来都是黄黄的细绒毛,它自己会舔,蓝忘机也会帮它梳。一小团一小把,蓝忘机被手机推送里的“@雏雏的自制兔毛毡”教程吸引了兴趣。
几个星期来好容易薅了一小把,学着教程里的步骤,想照着羡羡屁股的样子给它戳个小球。努力了半天,勉强做出个球形给羡羡挂脖子上。
羡羡表示很不舒服,爪子扒拉几下,球掉了,羡羡嗅了嗅,把球衔起来放到蓝忘机的手心里。他思考了几秒,把羡羡屁股球挂到了自己的门钥匙和车钥匙上。
捏捏羡羡的毛围脖,他带着笑意说:“现在我最值钱的东西都是你的啦。”

9.
晚饭过后,蓝忘机坐在沙发上用笔记本处理邮件。羡羡蹲在垫子上看动画片。它似乎迷上了《百变小樱》,还是国语版的,听到里面的人喊“小樱”它总会特别兴奋,跑过去舔蓝忘机的手,蓝忘机反手捏它的舌头,它就用尖尖的门牙嗑他。
养兔贴吧里说,不咬人的侏儒兔都是天使,兔奴手上都是血淋淋的教训。那羡羡大概是个堕天使,只留口水不流血。
家里只有键盘的声音和动画片里的打打杀杀。
蓝忘机用眼角偷偷瞄它,羡羡睁着大眼睛专注地盯着花花绿绿的屏幕,耳朵竖起来,纯洁可爱得令人发指。
意识到蓝忘机在看它,它头也不转,只把养着厚厚绒毛的爪子搭到蓝忘机握着鼠标的手上。
“我在。”
蓝忘机甩甩头,尼玛幻听。

10.
正与工作计划奋斗的时候,羡羡咚地一声直挺挺倒在键盘上。
闭着眼睛,三瓣嘴咂吧了几下,蓝忘机手有点抖,摸摸它的肚子,温软的,随着微微的呼吸声起伏。有点哭笑不得,把羡羡挪到枕头边。大概白天玩得太累了。
蓝忘机睡到半夜,感觉有湿润的软体在舔自己的嘴,摁开灯,被吓了一跳。
羡羡看见蓝忘机醒了,高兴地跳到蓝忘机的手边,抱着抖了几下,细细的尖叫过后,蓝忘机一脸黑线地发现自己的掌心连带床单都湿了。
羡羡大概是长大了。
医生的建议是绝育,要不然就给它找个伴。
学着网上的方法给它买玩具也宣告失败,在第四次被它弄湿手之后,蓝忘机把它带到了宠物医院。
察觉到他们的想法,一直很乖的它突然一跃而起,蓝忘机只能眼睁睁看着羡羡从自己手中跳走,轻轻巧巧地跳过窗台消失在医院外的绿化带里。
医生被蓝忘机眸色里的血丝骇到,不敢劝他。蓝忘机把这一带的草丛树木都翻了一遍。
攥着钥匙扣上的黄色小毛球开门,一点都不软,不热,不是它。
羡羡还那么小,野猫野狗都会欺负它,外面的草会不会有毒有没有农药,虫子会不会咬它,下雨了它淋湿了怎么办,要是被坏人捡到怎么办。
它不在,我怎么办。

11.
过了十点他终于颓唐地回家。下午带它出门的时候灯都关了,家里黑黢黢的。打开客厅的灯,拖鞋里冷冰冰的,沙发上散着它啃过的手机充电线。它真的热爱帮蓝忘机淘汰充电线,蓝忘机舍不得凶它,倒害怕线咬了不干净会生病。
蓝忘机有点茫然,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其实羡羡真的很小,刚成年的侏儒兔,堪堪一千克多一点,一手握,但是把家里填得满满的。
赤脚走进来,捂着脸倒在沙发上,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突然腰后传来熟悉的尖叫声,蓝忘机愣了几秒,确定不是幻听后起身拿开沙发垫子,羡羡正龇着牙挣扎在缝隙里。
蓝忘机顺手一捞,羡羡被拔出来,它的爪子都黑了,身上黄色的绒毛乱七八糟,耳朵上的红绳子也不见了,尾巴上还粘着口香糖,大眼睛里盈着水汽往蓝忘机怀里钻。
从宠物医院到家,开车车程三十分钟,羡羡连着身体检查一共被带着去过四次,蓝忘机想象不出它是怎么找到的家,怎么进的门。

12.
把羡羡重新洗干净了,蓝忘机帮它摸摸捏捏,刚刚发现它的爪子被划破了一道口子,羡羡倒是无所谓地啃草啃得前所未有地香,蓝忘机心疼得连自己没吃晚饭、没洗澡都忘了。
羡羡吃完了手里的草,开始舔自己的爪子。
蓝忘机看到它乖乖地趴在自己怀里,小嫩舌头舔啊舔,一边舔一边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蓝忘机。攀着蓝忘机的胳膊往上爬,鼓鼓的小嘴贴上去舔他的脸。
舔着舔着,羡羡觉得味道不对,咸咸的,爪子放在蓝忘机的脸颊两侧,撑起来歪着头看他。
蓝忘机鬼使神差地凑过去亲了亲羡羡伸出来的小舌头。
客厅的灯顿时熄灭了,蓝忘机觉得身上一重,周围再亮起来的时候,羡羡不见了,一个浑身赤裸的黑发少年正双腿叉开坐在自己腰上。

TBC.

评论(45)

热度(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