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Wifi

爱羡羡。

【忘羡】西游叽取经(精XD) 上

魏无羡是半只猫妖。

很久很久以前,在爸爸妈妈还没和他走失之前,妈妈告诉他:“阿婴,你是人妖相恋所生,只有半颗妖丹,我们要等到一个西天取经的和尚,他没有武功和法术,你只要避开他的徒弟把他绑来吃了他的肉,一口长生不老,还会对你的修为大有裨益。”妈妈本体是一只通体纯黑的猫,那时候他记得爸爸会把自己放在肩膀上,把妈妈抱在怀里赶路。等到自己可以化形了,他才觉出自己和妈妈美丽端庄的人形有什么不同——他那根毛茸茸、黑亮亮的尾巴是收不进去的。妈妈说起那个和尚时表情很严肃,他也只能似懂非懂点点头,虽然当时他并不明白和尚应该长成什么样、怎么才能吃他的肉。

后来爸爸妈妈在与狼妖搏斗中把自己藏在了一棵大树上,再也没有回来。

“这个林子里有太多树了,他们认不出把我藏在哪棵树上了,猫最爱爬树了。”魏无羡捋捋自己的尾巴,“我应该在这里等他们找回来,顺便捉住那个和尚。”

于是这只猫在这里安了家。起初他在这个夷陵地界吃了许多苦,他没有父母庇佑,又先天不足,但是他十分聪明手巧,等到再大一些,他已经能够靠着漫山遍野的陷阱机关把方圆十里的飞禽走兽都可调戏个遍。什么?你说法术?不不不,他只是半只猫妖,尾巴都收不回,把耳朵变出来还差不多,别的都是些拈花的小把戏。不过他从来不说这些,别人以为他只是不屑于动用法术,一传一十传百,他竟也成了夷陵一带小妖的领主,虽然从不管事,但是“夷陵老祖”的称号说出去,还是能保护一点自己领地内无法自保的小妖精的。除了等父母,他还在等一个和尚。

这天,他正在躺在树洞里翻从山下买来的春宫小黄书,鼯鼠精温宁踉踉跄跄地跑进来:“公,公子,夷陵地界闯进一个人。”

“人?”

“嗯,应该是凡人,虽然瞧着比山下的糙汉子们俊多了。”

魏无羡出去,果然见来人是个身材颀长样貌美极的青年,一身雪白长袍,身后负着一把剑,头发一丝不苟地梳起,额间束着一指宽的抹额,眸色极淡,与他对视一眼,自己倒有些不自在起来:“来者何人?”觉得自己气势不能输,好歹对方才是那个擅闯别人家门的人。

沉默片刻:“蓝忘机。”声音低沉磁性,有些好听。

“从何处来,往何处去?”

“姑苏而来,往西边去”

魏无羡心头一跳:“所为何事?”嘴上一边问,一边暗暗扣下了机关。

美人被带着妖力的大网缚住,动弹不得,嘴巴里“捉妖”二字吞下,不动声色地任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妖精把自己拖回树洞里去了。

“是不是去取经的?!哈哈,得来全不费功夫。说起来,你这和尚怎么还有头发?袈裟还是白色的?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取经和尚。”魏无羡牵着绳子一头一路喋喋不休,“落到小爷手里,嘿嘿……”

蓝忘机看着前面小家伙的背影——身材倒是不能算是矮小,一身黑衣,红带绑发,如果不开口还算得上形容风流俊雅,只是自己一眼就看出他是个半吊子的精怪,修为没有多少年,身上也没有血气,未曾伤人——他有些魔怔地视线下移,宽肩窄臀,倒是翘翘的鼓鼓的,有点想摸。

魏无羡的树洞住了十三年了,他一贯享乐主义,自是收拾得舒适非常,把蓝忘机往床边一栓,开始思考起这个和尚的吃法。

吃,是肯定要吃的。

生吃?喝血?

不不不,太恶心了宝宝不吃人啊。

蓝忘机被网困住也是姿态优美,就地闭目打坐,再睁开眼时,就看见魏无羡捧着本书坐在床上,面色酡红。顿觉今天自己是吃错药了,还是大事要紧,赶紧脱身为上。

他清清嗓子,却看到魏无羡凑过来:“我要吃你。”

“……?”他用眼神递过疑问。

随后蓝忘机就看到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张开腿——他应该刚刚去洗澡了,披着一件过臀的里衣,往下看好像没穿亵裤,肤如凝脂的腿根还氤氲着山泉的湿气,眼角和嘴巴都红红的,一根黑得发亮的细长猫尾从腿间探出来缠上自己的手腕,尾尖轻扫——他说:

“我要取精。”

某人仿佛能听到自己脑子里的一根弦断掉的声音。



OOC是我的,人物是太太的,上篇只是车门,咱们下篇车上见⁄(⁄ ⁄•⁄ω⁄•⁄ ⁄)⁄


评论(11)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