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Wifi

爱羡羡。

【车】大汪叽X小Wifi 遇见调皮的初恋情人怎么干♂在线等挺急的

人物归墨香太太,OOC怪我,一辆大攻小受车。

话说自从夷陵老祖在云深不知处安了家,整天撵鸡撸兔撩蓝湛,打怪捉鬼带孩子,忙得不亦乐乎。要说遗憾有其一,“我他妈为什么没有十五岁就跟蓝湛干这种事,日子活到狗肚子里去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他这两辈子贯彻得最漂亮的一句话,终于某一天在藏书阁某个犄角旮旯里翻出一本破符咒来。

蓝忘机督学归来,出乎意料地在藏书阁看到了正在翻书的某人,问清楚了,说:“不行。”魏无羡泄气:“你难道就不想再看看那时候的我吗?说起来你是那时候喜欢我的吧,好啊,你连初恋情人也不想见了!”蓝忘机不理会他的胡搅蛮缠,拿过那本古籍收好。

魏无羡气结,不过这点小困难也难不倒他,他向来在符咒方面极有天赋,加上刚刚已经记得差不多了,几下捣鼓,就把要做的材料,该画的符弄好了。

当晚他就异常乖巧地趴在蓝忘机身侧,异常乖巧地在蓝忘机开始在自己胸前摩挲时捏了个诀,眼一花,再睁眼时就是蓝忘机氤氲着怒气的俊脸:“魏婴!你做了什么!”啊?我做了什么?他见蓝忘机并没有什么变化,抬起手发现自己的手好像变小了一点,又摸摸脸,了然:“大约是,我的咒出了点问题吧,明明应该两个人都变小的啊……”发现蓝忘机的脸有越变越黑的趋势,连忙补上:“没事的没事的,你相信我夷陵老祖,这玩意就一晚的效用,你就当做了个梦吧,嘿嘿!”蓝忘机见他似乎毫不在意的模样,气得额头上青筋突起:“胡闹!”他只得死死捉住眼前人柔韧的少年手腕,盯住眼前那张自己年少梦过不知多少次的鲜活面孔,不知是该咬还是该打(屁股XD)。

魏无羡任他捉住一只手,另一只手仔仔细细地将自己的脸描摹了,颇有些感慨道:“还是自己的身体好啊,年轻真好。”蓝忘机眼中闪过一丝隐痛,手上力道渐渐轻了,反手把魏无羡的头压在自己的颈间:“都好,是你都好。”在那人鬓间留下一个微不可查的吻。

魏无羡便放松了身体,双手抱住蓝忘机的头,舒服了叹了口气:“那,要不要做?”

“……睡觉。”

“天天就是天天。”某人作死地要扒某人的衣服。

“……!”

魏无羡不知从哪儿掏出四根缚仙绳,熟门熟路地绑住了蓝忘机的腿脚,将这位衣衫微乱,面色薄红的美人呈“大”字型绑在了榻上。

美人这下是真怒了:“魏婴,你给我松开!”无奈缚仙绳越挣扎越紧,蓝忘机力气大,挣得床榻轰轰作响,魏无羡连忙扑上去亲在那人冒出细汗的鼻尖上:“嘘——你乖乖的,把你叔父叫来了我可不管,借你抹额一用。”扯下抹额,学着春宫图册里的式样将抹额缠在蓝忘机的眼睛部位,附身道:“书上说,看不见的话,身体更敏感哦。”

下文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4793&tid=3184140

评论(22)

热度(363)

  1. 淡🍁语-苗For Wifi 转载了此文字